沉默的大多数

不说话,并不是不会交谈,只是不想跟无关的人说无关的话。如果我主动交谈,那一定是我看到了那人眼睛里的光。这种交谈不是功利性社交,因为你身上的闪光点对我是没有效益性的。
这就是我看到的价值水平。
我没有精力去成为所谓的交际花与所谓的伪意见领袖者(或是话题领导者),因为我知道这些都不是真的,这只是假象,没有多少共鸣在里面。
宁愿做一个沉默的大多数,在某些情况下。